石桥澜

我放放图片 放放思绪 放放灵感……
然后、放掉我自己……

灵凋(分裂的真相?)

  “话不能这么说,文可。”

   文雯道,“其实平心想想,白雪说的没错。”

   文可瞪着一双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姐姐,竟然在这个时候还向着她说话。“她总说她最苦,表达着她受委屈。难道这一路上我们大家都不苦不委屈吗?这一路的生生死死大家都经历过来了。她说她没有父母的痛楚,那木林、之奇两兄弟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她说小瑞的死她也痛苦难过,她内疚灵凤、凤仪两姐妹恨她瞒着小瑞是她们亲妹妹,可她再痛苦也掩盖不了这件事这错误是她造成的事实!”

   文雯一愣,文可却怒上心头像打开了阀门遏止不住“金语丹的事,菁儿的事,蓝贝的事,独孤大侠的事,哪一件不是和她有关?又有哪一件不是她和她娘楼允造成的!竟然为了还没有谱的事要杀掉独孤大侠尚未出世的遗腹子!甚至强迫锦悦城城主金渝立下五毒誓言坚决不允许金语丹学医只为保住她徐白雪是不可抛弃的神医地位!这世界上还有比她们母女更狠心的人嘛?!”

  “可我的命是她给的。”文雯盯着文可,一动不动。蓝贝立马接上“还有我。”

  “她说的难道有错吗?”文雯环视大家,“她若是情绪失控大可扔下青蔓草就走,绝不留情,何必留下对她如此重要的冰心剑,留意大局?”

   “她不过是…”

   “难道她会回来,她是想说会等着我们解决问题商量好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避免大家的不信任,又可以安全进行合璧?”木林不可置信地看着文雯又看看之奇,无法相信在这种一边倒集体排斥怀疑她的情形下,绝望无助的白雪竟然只是想怎么将合璧的计划进行下去。

   “这难道还不够吗?她说的话放在我们任何一个人身上不都是这样?她顶着一切的不如意和怨恨,把负面影响全集中在自己身上,有多少次是她顶着危险毅然决然走在我们前面直面敌人,不顾生命危险为我们治疗?她的所有准则都是不择一切手段完成我们合璧的大计。文可你说她的痛苦我们也一样体验着,她没有资格也没有比我们更痛,可人遭受变故后痛不痛苦不是看事件的恶劣程度,而是看接受变故的人的心质如何,去面对和接纳这些。同样的石子砸向地面可能没什么效果,砸向水面却可以砸出水花。清风拂地未见地动,拂水却起涟漪。白雪的心就像那纳百川的海,胸襟宽广有容乃大,可在大海深处却是极黑压力极大的角落,海有多大白雪的胸怀就有多大,可同样海有多深,她的心就有多深想的就会有多多,深海之中有多黑,她的压力她的内心空洞她的恐惧她的黑暗不就会有深海一样的多吗?再容纳百川的海,也会有如同台风过境海面投弹一般的心理状况,也会激起千层巨浪,波涛澎湃。可白雪哪怕有一次说过她的恐惧不安和她的内心深处波澜起伏的吗?!”文雯的话语一字字的敲着众人的心弦,到最后她甚至无法控制自己发抖的身体一步一步走到文可身前让自己直面她,直面一切对白雪的怀疑,直直地看进文可褐色的瞳眸中自己那副坚定却因为所说的话而发颤的躯体。

   文可也直面着文雯,看着她最亲近最喜欢的姐姐为了一个欺骗了伤害了七剑众人的鬼医,与自己对立。看着她颤抖却坚定的身体让文可不禁想问问姐姐,她在害怕什么?可自己不也是一样的害怕吗?害怕白雪真的是那样一个虚伪的人,害怕与姐姐的对立争吵,更害怕七剑从此四分五裂无法合璧。

  “她能像事情表面看起来一样虚伪和阴险吗?”之奇第一个松了口,或许从一开始他的怀疑就没有多大分量,“终归终究,她是我们的徐白雪。青蔓草的主人,七剑合璧不可缺少的人。她是我们的人。”

  “她身上背着大河村与我们和乐镇近千条人命,我不会放她逃跑,直到合璧打倒敌人。”奇贝咬了咬牙,像是从牙缝中挤出了这几个字,表了态。

   众人内心都如同烧开的沸水,五味杂陈。风轻飘飘地吹起了衣角,歌着什么,诉着什么,说着道不清的内心。

  

空两个字

薛采月,金裕金羽金钰,木槿,欧琳,穆林,

温雯雯,闻雯

沈文君,竹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