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桥澜

我放放图片 放放思绪 放放灵感……
然后、放掉我自己……

《归途》港湾同人(六) 完结篇

郎君踩竹马,青梅扮青衣。一场木兰戏,百年归紫荆
朝阳沐浴,阵阵暖风送来海棠的香气。港仔躺在草地上,享受地嗅着鼻端的缕缕微香。还是回来的感觉好。突然腹上一沉,睁眼一看,原来是玩累的湾湾任性的躺在自己身上睡去,微张的嘴唇随着自己呼吸起伏颤动,港仔痴笑又不敢出声,小心地伸出手去轻触她的头花,细细地抚着湾湾的发,湾湾的眉,湾湾的颊。看着睡熟的她不自觉地蹭着自己的手掌。一时间无数感情涌上心头。
脑海中不停闪现那些过去的画面,垂髫稚童一起投花玩手影,青涩年少追着哥哥指卦算爻,坐观圭表,漫山飞花看她树下一舞……阿,眼睛什么时候起雾了?
握着湾湾的手,港仔安心地眯起眼睛,透过七彩的光晕,仿佛梦到一场梦境,梦中的她还是那么温文可人,梦中的她还挂着一串泪花……
男孩轻轻抱住女孩,这感觉这么的不真实,不真实到似乎自己一个转身,女孩就不在身边。更是害怕稍一用力,怀中的女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湾湾!”男孩大声喊着女孩的名字,“湾湾,湾湾!”像是要把这迟到的几十年呼唤全都补上。
女孩幸福地失声,大大的眼睛盛满了泪水,只能紧紧的抱着男孩,用尽了力气表达自己的难以言表的喜悦。许久才能出声“港哥哥!”

“港哥哥……你也不要湾湾了么?”
什么?我们不是重逢了么!
男孩睁眼,惊愕,背后是荒疾的大地,面前是女孩哭花的脸,哭红的双眼,让男孩一阵心焦。
不是的!不是的!耀哥哥是不得已,耀哥哥是受伤了,哥哥没有能力,哥哥是怕湾湾受伤!
“哥哥既然不要湾湾,湾湾何必苦求哥哥……”女孩儿惨然一笑,皎洁的贝齿突然变长,狠狠地刺向男孩……
不是的……
鲜血从身体迸出,女孩咧嘴笑到“你们都不要我了!”
不是的……
“湾湾就不要你们了!!”
不是的……
“记住这最后的呼唤吧,港哥哥,港哥哥……港,哥,哥!”
“港哥哥!”
“不是的!”
港仔突然起身大喊,惊慌的眼睛泄露了他的恐惧,眼前的湾湾细心地替他擦拭额头的汗水。
是个梦……
“做噩梦了么港哥哥?不停地出汗”湾湾担忧,“我不停地喊你都不愿醒来呢。”
“嗯……”港仔回答得很轻,似乎还没从惊恐中回过神“湾湾,你,你怨恨哥哥么?”
仿佛一尾活鱼被丢上岸边,不停地甩尾,拍打,湾湾手一停,那种近在咫尺却又无能为力地感觉,窒息,等待着审判。
“我一直梦到湾湾,质问我们为什么抛弃你……”
“是么……”女孩沉下头去,轻轻抵着男孩的胸膛,隐隐带上了鼻音。
“我都是这样自责,刚何况是哥哥,他一定每天都在想你,每夜都做梦梦到我们……”男孩的言语轻轻,等着女孩的回答,那么焦急,难耐,却又不敢移动丝毫。
“我,不知道……”
“其实,当年把你送走的事,我很早就听说了……”男孩低下头,下巴轻轻地抵住湾湾,双手环绕拥住怀中的娇小。
“什么……”
“哥哥受伤的时候,怕没有能力保护你,怕连累到你,他不想你受伤”男孩声音突然上扬,“就在送你头饰的时候……下了决心。”
“那个时候……”女孩抬头,雾蒙蒙的眼睛像初经世事的小鹿,“那么,你也是?”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男孩一声叹息,复又坚定的看着女孩,“可我不愿你受伤,湾湾,战场无情,我和哥哥都不想,那时候的我们没有能力保护你,但是现在的我们足够强大,你……你愿意回来吗?”
看着男孩真诚的眼睛,女孩沉默,等了这么多年,港哥哥是来接她了,那耀哥哥呢? 他怎么还不来?
“也许,我并没有那么怨你们……”湾湾轻轻地说,双手紧紧拽着港仔的衣袖“我一直都好怕,好怕再也见不到哥哥……当我逃出来,我是那么开心终于可以和你们团聚。可是,当我能回到他身旁,我…我又不敢回去,我要……要怎么面对他?”
男孩像以前一样拉起湾湾的手,“龙耀港湾,一世长安。港仔和哥哥会一直一直保护湾湾。一直等着你……”
对,我们在一起,一世长安……

又一次来到这里,港仔还是那么享受地在湾湾的歌声中睡着。回忆着时光的流逝,耀哥哥身上的伤已经变成历史的痕迹,自己也回到耀哥哥身边,湾湾也不再是别人的附属品,只是还无法完全放下,回到哥哥身旁。
“在想什么?”湾湾俯下身子,用手轻轻点着港仔的头,责怪他没有听自己唱歌。
港仔眨眨朦胧的双眼,轻笑,细长洁白的手拽住湾湾的手指放在唇边,倒看她皎洁如月光的面容,看她发间透漏下的淼淼阳光,看她依旧戴在头上的……咦?
“你的头花怎么还是一只?”港仔不禁紧张起来,湾湾过了这么久还在埋怨着哥哥么……
“你是说这个?”湾湾拿出另一朵递给港仔,“当初,本来就是你们送给我的不是么?”
“是……”
“那也要你们亲手给我戴上。”湾湾轻轻一笑,“我也在等,等耀哥哥什么时候来,等着他给我戴上这另一朵!”
港仔一愣,复又笑开,笑得连眉眼都看不到的欣慰:“嗯!”
他轻轻地举起另一朵花,比在湾湾另一侧对称的位置。想象着耀哥哥来给湾湾戴上的样子。
就像当初一样,让他惊讶欣喜的美丽。
——等到重逢时,依旧美长安。

完结。。。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