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桥澜

我放放图片 放放思绪 放放灵感……
然后、放掉我自己……

《归途》港湾同人(三)

“湾湾,跟着他,待到漫山红梅,我和哥哥必策马迎你归家。”
“骗人!你骗人!你们都不要湾湾了!”

如果知道那次的游玩是我们见的最后一面,我一定会带着湾湾玩的更久一点,哪怕夜深漆黑我也一定会保护好湾湾,而不是,而不是……
湾湾会泡浓香的茶给我们喝,
湾湾会唱好听的曲给我们听,
湾湾会跳漂亮的舞给我们看,
湾湾会早早备好砚台笔墨供我们撰笔,
湾湾会甜甜叫我一声:哥哥。
而那天,她就这么站在我们面前,身后是手拿武士刀的白衣少年和军队,她就站在对面,只隔着一条细长细长的羊肠道,却又像隔着千山万水,隔着深深的悬崖,隔着受伤的心,(为我们关上了心门)。
哥哥是不是不要湾湾了?她说。脸上的泪痕又被新的泪水冲刷,她咬着牙,硬撑着不想让泪水再流下,却适得其反涌出更多蛟珠。
别哭了。我听见耀哥哥的声音不再雄厚,像一只早已受伤疲倦的苍鹰,找不到落脚的树枝,嘶哑,压抑。他一直紧紧握着我的手,紧紧握住。你会在那里生活的更好,没有厮杀,没有血海,没有遍地尸首,没有……
没有哥哥……她抢白。一样的嘶哑,不再婉转莺啼,反而更加的颤抖。见耀哥哥不回答,她转向我。港哥哥也不要我了么?带有泪腔的话一字一字砸在我心上,像箭矢穿透心脏一样疼得我说不出话。
你们……都不要我了。湾湾咬着唇哭了。我看见她身后的残阳如血,满天红光,正中的红阳就像她的嘴唇,被她咬的破碎,鲜血直流,铺天盖地的红霞就像那溢出的鲜血,顺着她的嘴角,一滴滴,流进我的眼里,我的心脏,我的脑海,刻骨难忘。
她一定,对我们失望透了。
因为她说她不再跳舞,
不再泡茶,
不再研墨,
不再唱歌,
她说她……不再叫哥哥。
耀哥哥全力握着我的手,紧了一圈又一圈,紧的我的手又麻又红,却到最后一句时又蓦然松开,就像一直狂敲的锤,突然重重砸在鼓面上,蓦然安静。我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只感觉像是有人把我的心脏剖离开我的身体,反复揉捏玩弄,好痛。四下无声,寂静的让人可怕,偶尔一阵萧索的寒风从耳边吹过,叫嚣着抽走人的灵魂。
时间到了。白衣少年说。他反手控制住湾湾向远方走去。
轻一点!轻一点!湾湾是女孩子!我的双目仿佛被灼烧一样疼痛,它们一定如炬般吞噬这眼前的少年,因为我再也忍不住喊出的声音是那样愤怒,愤怒得恨不得连我自己都燃烧掉。
我看见湾湾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少年的束缚却摔倒在地,我看见她不顾身上的泥垢急切地向我们匍匐,我看见她朝我们伸出手哭喊:哥哥,哥哥……湾湾要回家!
湾湾!跟着他,待到漫山红梅,我和大哥必策马迎你归家!我扶着早已站不稳的哥哥,撕扯着喉咙冲被带走的湾湾大喊。
却只听到被风送来的只言片语:你们骗我!哥哥……不要湾湾了!
——待到漫山红梅娆,谁在丛中笑?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