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桥澜

我放放图片 放放思绪 放放灵感……
然后、放掉我自己……

你说,未来。

当一个人,开始在暖灯下幻想未来的事情,那一定是一件暖和的故事,想想看那些《how  I met your mother》暖心的结局,橘黄色的灯光下,泛着一种饱和色的感觉,在许久(其实也没有几天)没有颜色没有光度的属于自己的空间里突然有一照灯光,在床头的一角荧荧充满空间,会有一种暖和的感觉,硬朗的心头突然像破壳一样充满温度,即便还是硬朗的外壳,但还是给你一种信念,不再会在前进的时候只有无厘头的方向。所以我开始幻想未来。
我想在暖洋洋的太阳下,大大的落地窗从外面透过日光,照射在厨房的工作台上,开放型的厨房,漆黑的烤肉架,两块小小的牛排在努力的氛围下极力沸腾到6~7成熟,咕噜咕噜的气泡沸腾。当他下来,在我举着带有一小块发黑的牛排盘子愁着脸失败的时候,张开双手面向我,得到一个宠溺的笑,单手把人抱在怀里,下巴放在毛绒绒的脑袋上。
开放型的厨房上一定要有一个小小的烤箱,无论是饼干,还是蛋糕🎂,用那些新奇的东西做一些小而精致的甜点,等高的冰箱里可以有红酒吗?这不重要,只要一个小小的烤箱,黑色的碳烤盘,黑色的水槽式洗碗机。精致明亮的厨房。
这是几天前想到的,那一个瞬间,像是一孔细小的阳光束进来,无论看多少次旅行团的故事,之后都会诞生一个千里迢迢的画面,雾气的西藏,缭绕的青海,古色的丽江,奔腾的草原,想去旅游,像《怨气撞铃》的作者一样,可以猛猛地驾车冲向西藏和新疆的地界,体会游戏自然,旅游人间的乐趣。突然那束阳光打了过来,他笑着,背着白色的光,头顶的暖阳四射,看不清他的脸向我伸出手,穿着旅行的防水衣,背着大大的背包,不用在患得患失,思索琐碎,东想西想,思虑过多。只用他带动我,一起去,走在旅行的路上。
一只母猫,毛绒绒的,扬起卡尔宾的脸庞,大眼睛里有光,我会叫她琥珀,听她脚步轻轻,走在厨房的吧台上,嗅著,走着,听见一声“琥珀”回头,即便即使她不会走过来,在她回头之后冷静观察的瞬间,叮铃叮铃跑来一只可爱的雪纳瑞,张着嘴巴哈哈地跑向我,即便我没有叫到他的名字:白雪。
这就是我的未来,我的梦想,和蔼的,光明的,等待着一个爱好旅游的人,带着一只叫琥珀的喜马拉雅和一只叫白雪的雪纳瑞在远方等我。
未来是什么样子的,渺小而渴望,极度而夸张,我只幻想他可以旅游,带着我,安心,不用再想,带着我的喜马拉雅安静温顺的母猫以及雪纳瑞活泼小公狗。

#我说
我把一些脑洞记下来想着以后有时间写有时间写,了我有时间的时候都在干嘛。没时间的时候又在干嘛。到头来,你身边的东西你不抓紧,都会忘掉的。

脑洞来源于我们都做过这样的梦,刚开始是以旁观者的视角去观察别人的故事,梦着梦着,就变成了自己的视角,自己已经成为了那个别人,既然自己已经成为了自己所做的梦中的人,那么外面是谁在做梦梦到自己呢?这一刻的我们到底是自己还是自己的梦?一个细思极恐的故事…

秘驾良难辩。司梦并成虚。
未验周为蝶。安知人作鱼。
你是谁?
我,就是你。

“哒哒哒哒…”寂静的走廊里传来两串脚步声。
“嗯?以前有这么个教室吗?”正说着,两人停下疾驰的步伐,站在楼层尽头。
吱呀一声,灰色教室门被轻轻推开,藏青色水手服的少女,挎着小小的书包探头进来,(照片1)肩长的秀发滑落到耳旁也没有顾及,安静的教室空无一人,只有风吹起水蓝色的窗帘飘进飘出,带有一番不可言语的意境。四下张望确认没有什么异样后,就招呼男友进教室在前排就坐,开始奋笔疾书。(照片3,个人+双人背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蓦地一阵风过,吹起课本的页脚(照片4),像翻起了乐箱,哗啦啦的独奏,水蓝色的窗帘随风飘起(照片8),像是伸长了臂膀,想要爱抚藏蓝色的少女(照片前虚透过窗帘拍少女)。男孩突然一顿,抬头无言地看着不知何时去找周公的女生(伸懒腰照片趴桌上),,酣眠的少女无意识地伸动着手肘,推着桌边的小镜子在不知不觉间被推到了边沿(照片7)眼看就要掉了下去(照片7),却迟迟落不到地面。世界仿佛停止了转动,时间也仿佛不再呼吸,只有那个正酣眠美梦的少女和一阵细细的微风细细地吹着。(镜子落在半空中一张,可虚焦,放在照片7前。落地+反弹起一张。)
“玎珰”一阵青脆的佩环响声(照片9手部特写),水蓝色的窗帘呼啦啦地卷动,透下的阳光斑斑驳驳,卷起的窗帘后赫然站着一位小巧的白色古人(照片10)。//(照片11眼部特写),仿佛受不了阳光的刺目,执起团扇挡在额前,腕上银质的手镯玎珰作响,照片16)轻轻翘动着的脚上似掉非掉地白素麻鞋,微微一笑,慵懒地享受久违的阳光。(照片17脚鞋特写,这个无所谓。)
,带起的风吹拂着裙角轻轻上扬。又微微低头看着前方那个正睡觉的少女。(照片13,这个无所谓)
“嗯…”梦中的少女叮咛一声,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照片14安睡,皱眉),迷蒙地睁开双眼,(照片15没睡醒揉眼)(照片15虚焦白),渐渐聚焦在穿白色古裳的女孩儿身上(照片18捂嘴惊讶尖叫)。
“啊!”
“你终于醒了。”收回圆扇一笑。

少女紧皱着眉头,疑惑着张口,“咳……你,你是谁?”
“我,自然就是我而已。”
少女一白。
“那这里……是哪儿?”
“梦。”
少女一愣,“我...同学你是在cosplay吗?还是摄影社的啊,我怎么可能在梦里,”干笑一声,“入戏入得真快。”
这种形体艺术的人果然脑子都很怪!
女孩摇了摇头,无视了她的嘲讽“这是不是梦境,我到底是不是搞形体艺术的都取决于你。你想要它是,它就是。就像那个时钟。”抬手一指。少女顺势两眼,“哐当”正在收拾的课本顺势落地。那个墙上的时钟竟然完全没有跳动过!!“这不可能!”少女像想起来什么似的一转头,原本属于男朋友坐的位置上空空如也,完全没有人坐过的痕迹。“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你能在你的梦境中醒过来,你的梦里自然是你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不管外面的世界怎么嘈杂繁荣,梦中的世界完全由你掌控。”
“不!假的!这都是假的!梦都是假的!”
“是吗??那么醒着的你是你,梦中的你就不是你了吗?”那么是不是你在这里死掉。也无所谓?都可以?说着,白衣女孩的手,附了上去,少女白玉般的脖颈一紧,顿时感到一阵窒息。
呃。。。咳咳!
“你看,醒着的你是活着,梦中的你难道就不是了吗??。终究你认为你醒着的所存在的你活在其中的世界究竟是真实醒着的世界,还是也只是一个梦呐?一个你自己做的梦?还是一个其他人做的梦?你要担心他时不时会醒来,那么你的世界就要提前崩塌了。这个世界将不复存在,而你,也要从这个本就不存在的世界上消失。”你所认为醒着的你,究竟是真实在一个真实的世界中,还是只不过他人的一场美梦呢??
女孩又问:那么醒着和梦着有什么区别呢?。”
白衣女孩淡淡一笑,走到少女面前,伸出食指点在少女额头,“所以我是谁,这里是哪儿,有那么重要吗?”这里都是你存在过的世界!
少女抓住女孩的指尖,争辩,“不,这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古有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不过须臾一刻便可度过一世,醒来时却还是蒸黍未熟,触类如故  可你不也是已经度过了你一种人生的一生一世? 可见活着岂其梦寐也?所以,现在重要的不是我是谁,而是是你是谁,还是谁的梦吗?
少女惊恐的双眼登时一亮,震惊的抓着桌子边缘不敢相信,这种逻辑推论,我是谁?是谁的梦?可笑!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少女几步走到白衣女孩面前直视着她(照片,走过去,直视两张个人,一张双人)“不要骗人了!什么我是谁我是梦的!胡说八道什么!”
“你不相信?”女孩挑眉,以扇代手,指向少女身后“你看。”
少女猛然转头,却赫然发现自己这半边已经不是教室中了,(可以拼图吗?白的那一半是教室水手服那一半是天台)她急忙回头寻找古装女孩,却发现哪里还有她的痕迹,而自己完完全全地暴露在天台上,多重打击之下,少女呼吸变得急速,不知所措(照片)。

除了少女四下无人,却不知哪里传来的声音。“梦里的你是你,做梦的你就不是是你了吗?,你现在在梦里活着,没有梦就没有你,而没有你就没有这个梦。你说——是你诞生了梦,还是梦诞生了你?”女孩不给少女反驳的机会,直勾勾地盯着少女的眼睛👀,一步步向前,压迫着她的心脏。“你醒之后,你的梦就碎了,梦中的你死了,那梦外活着的你又是谁呢?亦或是,早在你做梦的时候梦外面的就不是你了?那…那个做梦的你,那个醒来的你又是谁!?你说,到底是你梦到了这个梦,还是这个梦梦到了你?现在的你到底是你?还是你的梦呢?/还是别人的梦吗?”
      (一整段重新整合后移到惊醒前,)

“你在害怕?”(蹲在地上的水手服捂耳朵照片)
白色女孩朦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照片,前水手服后白),瑟瑟发抖的少女转头发现她在自己的身后几块砖的距离,举着一把格格不入的油纸伞,女孩缓缓伸手在伞沿下接下几滴落雨,透过薄薄的雨幕霏烟凝视少女(照片),奇怪的是,放眼望去偌大的天台四面晴朗温暖,只有女孩四周的地上像是被雨水淋湿💦降落(照片侧拍广角两个人),。(照片,接雨)
“你到底是人是鬼?”声音有些颤抖(照片,惊恐捂嘴)。
“我,只是我而已。这里是你的梦。”
“别…别骗人了,梦都是假的!”
梦,都是从你的心里来。在你的心里,你早已不是你自己的样子了。白衣女孩的声音从屋子的各个角落传来,容不得少女不听。(挑起水手服的下巴,举着伞凝视)(少女蹲在地上捂着耳朵。)
那我到底是谁!
我,就是你…

“啪嗒”一声响。镜子终于落到了地上。
女孩猛然从桌上惊醒,课本上的题还停留在刚刚铅笔断掉的那一问,电子时钟的表也恢复了跳跃(照片),女孩惊讶地伸出自己的双手反复查看,手上的银镯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常年握笔的形成薄茧,白色的,古色古香的衣服也已经替换成了藏青色(颜色和样式待保留)的水手服,(照片)女孩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拾起掉在地上的小镜子,小心翼翼的转过镜面看了过去,只一眼就不可思议捂住了自己的脸(照片)轻轻颤抖,那分明是藏青色水手服少女在梦中遇到地那个女孩的模样!
男生像是看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低头询问着女孩“怎么了?睡一觉把你睡傻了?懒猪,今天就写对了两道题!我昨天是怎么教…”女孩震惊着看着并未发现任何不妥的男孩,脑海中浮现着梦中自己与少女最后的对话,女孩的躯体颤抖着,心中不断地询问着自己:你(我)是谁…

她没看见的是,在她背后不远的位置,那个水手服的少女,正穿着那件白色的,古色古香的衣服(照片 前虚后深),面带微笑静静地在不远处看着她(照片,后虚,)(照片,面部特写)……

什么是梦,什么是醒?她和她,又是谁梦到了谁?
所以
庄生晓梦迷蝴蝶
庄周和蝴蝶是谁梦到了谁,你说,她和她,谁是庄周,谁是蝴蝶?
那么,你又是谁?还是谁的梦?(半脸拼接,   少女身边有无数只手在她脸庞呈各种状态,想要抚摸她,想要抓紧她的衣角,  少女闭着眼躺在女孩胸腹处,古风女孩看着镜头双手抚摸着她的脸。)

好吧ヽ(  ̄д ̄;)ノ好吧ヽ(  ̄д ̄;)ノ,我永远不知道怎么结尾……第一句有感觉但是文字写出来不对,我不如直接用文字游戏她她她来玩如何?第二句直接套这个庄生晓梦迷蝴蝶太突兀,第三句……你怎么看?

梦之一隅,沧海可一粟,一念可万年。在梦里的时间长了又短,故事旧了又新,人进来了又走
“人生之适,亦如是矣。”  蚁聚何殊?一枕黄粱,终是虚无。
种逻辑推论谁能这么大动静搬动自己还不惊醒自己呢!?谁能这么大动静搬动自己还不惊醒自己呢!?重要的是你是谁,还是谁的梦吗?

急忙坐起身来,惊讶地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连桌带人已经被人搬到了天台之上。少女震惊的抓着桌子边缘不敢相信,
你从哪来?
我自你心中而来……
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你…
我从天上来…/我从过往中来……

草稿。。。。。名字还没定。。。

脑洞来源于我们都做过这样的梦,刚开始是以旁观者的视角去观察别人的故事,梦着梦着,就变成了自己的视角,自己已经成为了那个别人,既然自己已经成为了自己所做的梦中的人,那么外面是谁在做梦梦到自己呢?这一刻的我们到底是自己还是自己的梦?一个细思极恐的故事…

秘驾良难辩。司梦并成虚。
未验周为蝶。安知人作鱼。
你是谁?
我,就是你。

“哒哒哒哒…”寂静的走廊里传来两串脚步声。
“嗯?以前有这么个教室吗?”正说着,两人停下疾驰的步伐,站在楼层尽头。
吱呀一声,灰色教室门被轻轻推开,藏青色水手服的少女,挎着小小的书包探头进来,与肩长的秀发滑落到耳旁也没有顾及,安静的教室空无一人,只有风吹起水蓝色的窗帘飘进飘出,带有一番不可言语的意境。四下张望确认没有什么异样后,就招呼男友进教室在前排就坐,开始奋笔疾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蓦地一阵风过,吹起课本的页脚,像翻起了乐箱,哗啦啦的独奏,水蓝色的窗帘随风飘起,像是伸长了臂膀,想要爱抚藏蓝色的少女。男孩突然一顿,抬头无言地看着不知何时去找周公的女生,,酣眠的少女无意识地伸动着手肘,推着桌边的小镜子在不知不觉间被推到了边沿眼看就要掉了下去,却迟迟落不到地面。世界仿佛停止了转动,时间也仿佛不再呼吸,只有那个正酣眠美梦的少女和一阵细细的微风细细地吹着。
“玎珰”一阵青脆的佩环响声,水蓝色的窗帘呼啦啦地卷动,透下的阳光斑斑驳驳,卷起的窗帘后赫然站着一位小巧的白色古人。//,仿佛受不了阳光的刺目,执起团扇挡在额前,腕上银质的手镯玎珰作响,轻轻翘动着的脚上似掉非掉地挂着一只白素麻鞋,微微一笑,慵懒地享受久违的阳光。
,带起的风吹拂着裙角上扬
“嗯…”梦中的少女叮咛一声,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迷蒙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模糊的白,眼睑煽动,渐渐聚焦在穿白色古裳的女孩儿身上。
放空的女孩转眸,“你终于醒了。”收回圆扇一笑。
??
少女紧皱着眉头,疑惑着张口,“咳……你,你是谁?”
“我,自然就是我而已。”
“这里……是哪儿?”
“梦。是你的梦”
少女一愣,“我...我在自己的梦里?”
别骗人了,我怎么可能醒在自己的梦里!
噢?女孩摇了摇头,却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醒着的你是你/活着,梦中的你就不是了吗?
呃。。。少女词穷。
女孩又问:那么醒着和梦着有什么区别呢?。”
白衣女孩淡淡一笑,走到少女面前,伸出食指点在少女额头,“所以我是谁,这里是哪儿,有那么重要吗?”
少女抓住女孩的指尖,争辩,“不,这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古有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不过须臾一刻便可度过一世,醒来时却还是蒸黍未熟,触类如故  可你不也是已经度过了你一种人生的一生一世? 可见活着不也岂其梦寐也?所以,现在重要的不是我是谁,而是是你是谁,你所认为活着的你,究竟是你,还是谁的梦吗?
少女惊恐的双眼登时一亮,震惊的抓着桌子边缘不敢相信,这种逻辑推论,我是谁?是谁的梦?可笑!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少女几步走到白衣女孩面前直视着她,“不要骗人了!什么我是谁我是梦的!胡说八道什么!”
“你不相信?”女孩挑眉,以扇代手,指向少女身后“你看。”
少女猛然转头,却赫然发现自己这半边已经不是教室中了,她急忙回头寻找古装女孩,却发现哪里还有她的痕迹,而自己完完全全地暴露在天台上,多重打击之下,少女呼吸变得急速,不知所措。

除了少女四下无人,却不知哪里传来的声音。“梦里的你是你,做梦的你就不是是你了吗?,你现在在梦里活着,没有梦就没有你,而没有你就没有这个梦。你说——是你诞生了梦,还是梦诞生了你?”女孩不给少女反驳的机会,直勾勾地盯着少女的眼睛👀,一步步向前,压迫着她的心脏。“你醒之后,你的梦就碎了,梦中的你死了,那梦外的你还活着吗?亦或是,梦外的你早在你做梦的时候就不是你了,那个做梦的你,那个醒来的你又是谁!?你说,现在的你到底是你?还是你的梦呢?/还是别人的梦吗?”
      (一整段重新整合后移到惊醒前,)

“你在害怕?”
白色女孩朦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瑟瑟发抖的少女转头发现她在自己的身后几块砖的距离,举着一把格格不入的油纸伞,女孩缓缓伸手在伞沿下接下几滴落雨,透过薄薄的雨幕霏烟凝视少女,奇怪的是,放眼望去偌大的天台四面晴朗温暖,只有女孩四周的地上像是被雨水淋湿💦降落,。(或者换成花瓣也可以,反正我有假花瓣)
“你到底是人是鬼?”声音有些颤抖。
“我,只是我而已。这里是你的梦。”
“别…别骗人了,梦都是假的!”
梦,都是从你的心里来。在你的心里,你早已不是你自己的样子了。白衣女孩的声音从屋子的各个角落传来,容不得少女不听。
那我到底是谁!
我,就是你…

“啪嗒”一声响。镜子终于落到了地上。
女孩猛然从桌上惊醒,课本上的题还停留在刚刚铅笔断掉的那一问,电子时钟的表也恢复了跳跃,女孩惊讶地伸出自己的双手反复查看,手上的银镯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常年握笔的形成薄茧,白色的,古色古香的衣服也已经替换成了藏青色的水手服,女孩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拾起掉在地上的小镜子,小心翼翼的转过镜面看了过去,只一眼就不可思议捂住了自己的脸轻轻颤抖,那分明是藏青色水手服少女在梦中遇到地那个女孩的模样!
男生像是看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低头询问着女孩“怎么了?睡一觉把你睡傻了?懒猪,今天就写对了两道题!我昨天是怎么教…”女孩震惊着看着并未发现任何不妥的男孩,脑海中浮现着梦中自己与少女最后的对话,女孩的躯体颤抖着,心中不断地询问着自己:你(我)是谁…

她没看见的是,在她背后不远的位置,那个水手服的少女,正穿着那件白色的,古色古香的衣服,面带微笑静静地在不远处看着她……

什么是梦,什么是醒?她和她,又是谁梦到了谁?
所以
庄周和蝴蝶,庄生晓梦迷蝴蝶
你说,谁是庄周,谁是蝴蝶?
那么,你又是谁?还是谁的梦?

(半脸拼接,   少女身边有无数只手在她脸庞呈各种状态,想要抚摸她,想要抓紧她的衣角,  少女闭着眼躺在女孩胸腹处,古风女孩看着镜头双手抚摸着她的脸。)

好吧ヽ(  ̄д ̄;)ノ好吧ヽ(  ̄д ̄;)ノ,我永远不知道怎么结尾……第一句有感觉但是文字写出来不对,我不如直接用文字游戏她她她来玩如何?第二句直接套这个庄生晓梦迷蝴蝶太突兀,第三句……你怎么看?

剩下的就是。。。。。草稿。。
梦之一隅,沧海可一粟,一念可万年。在梦里的时间长了又短,故事旧了又新,人进来了又走
“人生之适,亦如是矣。”  蚁聚何殊?一枕黄粱,终是虚无。
种逻辑推论谁能这么大动静搬动自己还不惊醒自己呢!?谁能这么大动静搬动自己还不惊醒自己呢!?重要的是你是谁,还是谁的梦吗?

急忙坐起身来,惊讶地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连桌带人已经被人搬到了天台之上。少女震惊的抓着桌子边缘不敢相信,
你从哪来?
我自你心中而来……
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你…
我从天上来…/我从过往中来……

不知道能看到不该看到的吗……

就是猫咪🐱せんせい的表情太狰狞刚好我是把它放在洗衣机里搅拌着洗……太应景了……


让我小小地歪歪下。,,,。如果我有编辑。。。如果我有编辑看到这样的原稿是不是要被气死。。。看不懂啊看不懂。。。。开工啦


然后我取个什么名字好累……干脆就叫玉生烟好了……

又开了个脑洞。。。。来源于304的两位大太太的中秋贺图。

关于多明和小才的贺图那个脑洞容我再想想

[cp]@跳跳说怪眠的轮回是蓝色的leaves: 回复@卖火柴的宁子_现已加入全职套餐:

她本是原家二小姐,知书达理温婉贤良

她本是易府独生女,玩世不恭随心所欲

一个,是斑斓无瑕,触水升温 一个,是玉心生烟,本性玲珑

怎奈何,却是血书溅,良缘藏,夕亭湖在,人殒消……

“阿宁,若有来世,愿你我不复相见。” 


“诶,宁子你看,这梳子好特别啊~~”[/cp]


总感觉……今夜注定无眠了(╯▽╰)听七朵的《玉生烟》开文去!


寻找意境


各种富有感觉和意境的截图。


时间的波澜壮阔抵挡不住世界的潮起潮落,

当年的海誓山盟堵住了如今的岁月如梭,

人生难得相逢,据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今朝一夕,而我们于青春开始时相遇,当时正好时相识,相知,相伴,幸得几回头?

蜂蜜与四叶草

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