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桥澜

我放放图片 放放思绪 放放灵感……
然后、放掉我自己……

脑洞来源于我们都做过这样的梦,刚开始是以旁观者的视角去观察别人的故事,梦着梦着,就变成了自己的视角,自己已经成为了那个别人,既然自己已经成为了自己所做的梦中的人,那么外面是谁在做梦梦到自己呢?这一刻的我们到底是自己还是自己的梦?一个细思极恐的故事…

秘驾良难辩。司梦并成虚。
未验周为蝶。安知人作鱼。
你是谁?
我,就是你。

“哒哒哒哒…”寂静的走廊里传来两串脚步声。
“嗯?以前有这么个教室吗?”正说着,两人停下疾驰的步伐,站在楼层尽头。
吱呀一声,灰色教室门被轻轻推开,藏青色水手服的少女,挎着小小的书包探头进来,(照片1)肩长的秀发滑落到耳旁也没有顾及,安静的教室空无一人,只有风吹起水蓝色的窗帘飘进飘出,带有一番不可言语的意境。四下张望确认没有什么异样后,就招呼男友进教室在前排就坐,开始奋笔疾书。(照片3,个人+双人背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蓦地一阵风过,吹起课本的页脚(照片4),像翻起了乐箱,哗啦啦的独奏,水蓝色的窗帘随风飘起(照片8),像是伸长了臂膀,想要爱抚藏蓝色的少女(照片前虚透过窗帘拍少女)。男孩突然一顿,抬头无言地看着不知何时去找周公的女生(伸懒腰照片趴桌上),,酣眠的少女无意识地伸动着手肘,推着桌边的小镜子在不知不觉间被推到了边沿(照片7)眼看就要掉了下去(照片7),却迟迟落不到地面。世界仿佛停止了转动,时间也仿佛不再呼吸,只有那个正酣眠美梦的少女和一阵细细的微风细细地吹着。(镜子落在半空中一张,可虚焦,放在照片7前。落地+反弹起一张。)
“玎珰”一阵青脆的佩环响声(照片9手部特写),水蓝色的窗帘呼啦啦地卷动,透下的阳光斑斑驳驳,卷起的窗帘后赫然站着一位小巧的白色古人(照片10)。//(照片11眼部特写),仿佛受不了阳光的刺目,执起团扇挡在额前,腕上银质的手镯玎珰作响,照片16)轻轻翘动着的脚上似掉非掉地白素麻鞋,微微一笑,慵懒地享受久违的阳光。(照片17脚鞋特写,这个无所谓。)
,带起的风吹拂着裙角轻轻上扬。又微微低头看着前方那个正睡觉的少女。(照片13,这个无所谓)
“嗯…”梦中的少女叮咛一声,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照片14安睡,皱眉),迷蒙地睁开双眼,(照片15没睡醒揉眼)(照片15虚焦白),渐渐聚焦在穿白色古裳的女孩儿身上(照片18捂嘴惊讶尖叫)。
“啊!”
“你终于醒了。”收回圆扇一笑。

少女紧皱着眉头,疑惑着张口,“咳……你,你是谁?”
“我,自然就是我而已。”
少女一白。
“那这里……是哪儿?”
“梦。”
少女一愣,“我...同学你是在cosplay吗?还是摄影社的啊,我怎么可能在梦里,”干笑一声,“入戏入得真快。”
这种形体艺术的人果然脑子都很怪!
女孩摇了摇头,无视了她的嘲讽“这是不是梦境,我到底是不是搞形体艺术的都取决于你。你想要它是,它就是。就像那个时钟。”抬手一指。少女顺势两眼,“哐当”正在收拾的课本顺势落地。那个墙上的时钟竟然完全没有跳动过!!“这不可能!”少女像想起来什么似的一转头,原本属于男朋友坐的位置上空空如也,完全没有人坐过的痕迹。“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你能在你的梦境中醒过来,你的梦里自然是你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不管外面的世界怎么嘈杂繁荣,梦中的世界完全由你掌控。”
“不!假的!这都是假的!梦都是假的!”
“是吗??那么醒着的你是你,梦中的你就不是你了吗?”那么是不是你在这里死掉。也无所谓?都可以?说着,白衣女孩的手,附了上去,少女白玉般的脖颈一紧,顿时感到一阵窒息。
呃。。。咳咳!
“你看,醒着的你是活着,梦中的你难道就不是了吗??。终究你认为你醒着的所存在的你活在其中的世界究竟是真实醒着的世界,还是也只是一个梦呐?一个你自己做的梦?还是一个其他人做的梦?你要担心他时不时会醒来,那么你的世界就要提前崩塌了。这个世界将不复存在,而你,也要从这个本就不存在的世界上消失。”你所认为醒着的你,究竟是真实在一个真实的世界中,还是只不过他人的一场美梦呢??
女孩又问:那么醒着和梦着有什么区别呢?。”
白衣女孩淡淡一笑,走到少女面前,伸出食指点在少女额头,“所以我是谁,这里是哪儿,有那么重要吗?”这里都是你存在过的世界!
少女抓住女孩的指尖,争辩,“不,这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古有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不过须臾一刻便可度过一世,醒来时却还是蒸黍未熟,触类如故  可你不也是已经度过了你一种人生的一生一世? 可见活着岂其梦寐也?所以,现在重要的不是我是谁,而是是你是谁,还是谁的梦吗?
少女惊恐的双眼登时一亮,震惊的抓着桌子边缘不敢相信,这种逻辑推论,我是谁?是谁的梦?可笑!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少女几步走到白衣女孩面前直视着她(照片,走过去,直视两张个人,一张双人)“不要骗人了!什么我是谁我是梦的!胡说八道什么!”
“你不相信?”女孩挑眉,以扇代手,指向少女身后“你看。”
少女猛然转头,却赫然发现自己这半边已经不是教室中了,(可以拼图吗?白的那一半是教室水手服那一半是天台)她急忙回头寻找古装女孩,却发现哪里还有她的痕迹,而自己完完全全地暴露在天台上,多重打击之下,少女呼吸变得急速,不知所措(照片)。

除了少女四下无人,却不知哪里传来的声音。“梦里的你是你,做梦的你就不是是你了吗?,你现在在梦里活着,没有梦就没有你,而没有你就没有这个梦。你说——是你诞生了梦,还是梦诞生了你?”女孩不给少女反驳的机会,直勾勾地盯着少女的眼睛👀,一步步向前,压迫着她的心脏。“你醒之后,你的梦就碎了,梦中的你死了,那梦外活着的你又是谁呢?亦或是,早在你做梦的时候梦外面的就不是你了?那…那个做梦的你,那个醒来的你又是谁!?你说,到底是你梦到了这个梦,还是这个梦梦到了你?现在的你到底是你?还是你的梦呢?/还是别人的梦吗?”
      (一整段重新整合后移到惊醒前,)

“你在害怕?”(蹲在地上的水手服捂耳朵照片)
白色女孩朦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照片,前水手服后白),瑟瑟发抖的少女转头发现她在自己的身后几块砖的距离,举着一把格格不入的油纸伞,女孩缓缓伸手在伞沿下接下几滴落雨,透过薄薄的雨幕霏烟凝视少女(照片),奇怪的是,放眼望去偌大的天台四面晴朗温暖,只有女孩四周的地上像是被雨水淋湿💦降落(照片侧拍广角两个人),。(照片,接雨)
“你到底是人是鬼?”声音有些颤抖(照片,惊恐捂嘴)。
“我,只是我而已。这里是你的梦。”
“别…别骗人了,梦都是假的!”
梦,都是从你的心里来。在你的心里,你早已不是你自己的样子了。白衣女孩的声音从屋子的各个角落传来,容不得少女不听。(挑起水手服的下巴,举着伞凝视)(少女蹲在地上捂着耳朵。)
那我到底是谁!
我,就是你…

“啪嗒”一声响。镜子终于落到了地上。
女孩猛然从桌上惊醒,课本上的题还停留在刚刚铅笔断掉的那一问,电子时钟的表也恢复了跳跃(照片),女孩惊讶地伸出自己的双手反复查看,手上的银镯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常年握笔的形成薄茧,白色的,古色古香的衣服也已经替换成了藏青色(颜色和样式待保留)的水手服,(照片)女孩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拾起掉在地上的小镜子,小心翼翼的转过镜面看了过去,只一眼就不可思议捂住了自己的脸(照片)轻轻颤抖,那分明是藏青色水手服少女在梦中遇到地那个女孩的模样!
男生像是看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低头询问着女孩“怎么了?睡一觉把你睡傻了?懒猪,今天就写对了两道题!我昨天是怎么教…”女孩震惊着看着并未发现任何不妥的男孩,脑海中浮现着梦中自己与少女最后的对话,女孩的躯体颤抖着,心中不断地询问着自己:你(我)是谁…

她没看见的是,在她背后不远的位置,那个水手服的少女,正穿着那件白色的,古色古香的衣服(照片 前虚后深),面带微笑静静地在不远处看着她(照片,后虚,)(照片,面部特写)……

什么是梦,什么是醒?她和她,又是谁梦到了谁?
所以
庄生晓梦迷蝴蝶
庄周和蝴蝶是谁梦到了谁,你说,她和她,谁是庄周,谁是蝴蝶?
那么,你又是谁?还是谁的梦?(半脸拼接,   少女身边有无数只手在她脸庞呈各种状态,想要抚摸她,想要抓紧她的衣角,  少女闭着眼躺在女孩胸腹处,古风女孩看着镜头双手抚摸着她的脸。)

好吧ヽ(  ̄д ̄;)ノ好吧ヽ(  ̄д ̄;)ノ,我永远不知道怎么结尾……第一句有感觉但是文字写出来不对,我不如直接用文字游戏她她她来玩如何?第二句直接套这个庄生晓梦迷蝴蝶太突兀,第三句……你怎么看?

梦之一隅,沧海可一粟,一念可万年。在梦里的时间长了又短,故事旧了又新,人进来了又走
“人生之适,亦如是矣。”  蚁聚何殊?一枕黄粱,终是虚无。
种逻辑推论谁能这么大动静搬动自己还不惊醒自己呢!?谁能这么大动静搬动自己还不惊醒自己呢!?重要的是你是谁,还是谁的梦吗?

急忙坐起身来,惊讶地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连桌带人已经被人搬到了天台之上。少女震惊的抓着桌子边缘不敢相信,
你从哪来?
我自你心中而来……
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你…
我从天上来…/我从过往中来……

草稿。。。。。名字还没定。。。

脑洞来源于我们都做过这样的梦,刚开始是以旁观者的视角去观察别人的故事,梦着梦着,就变成了自己的视角,自己已经成为了那个别人,既然自己已经成为了自己所做的梦中的人,那么外面是谁在做梦梦到自己呢?这一刻的我们到底是自己还是自己的梦?一个细思极恐的故事…

秘驾良难辩。司梦并成虚。
未验周为蝶。安知人作鱼。
你是谁?
我,就是你。

“哒哒哒哒…”寂静的走廊里传来两串脚步声。
“嗯?以前有这么个教室吗?”正说着,两人停下疾驰的步伐,站在楼层尽头。
吱呀一声,灰色教室门被轻轻推开,藏青色水手服的少女,挎着小小的书包探头进来,与肩长的秀发滑落到耳旁也没有顾及,安静的教室空无一人,只有风吹起水蓝色的窗帘飘进飘出,带有一番不可言语的意境。四下张望确认没有什么异样后,就招呼男友进教室在前排就坐,开始奋笔疾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蓦地一阵风过,吹起课本的页脚,像翻起了乐箱,哗啦啦的独奏,水蓝色的窗帘随风飘起,像是伸长了臂膀,想要爱抚藏蓝色的少女。男孩突然一顿,抬头无言地看着不知何时去找周公的女生,,酣眠的少女无意识地伸动着手肘,推着桌边的小镜子在不知不觉间被推到了边沿眼看就要掉了下去,却迟迟落不到地面。世界仿佛停止了转动,时间也仿佛不再呼吸,只有那个正酣眠美梦的少女和一阵细细的微风细细地吹着。
“玎珰”一阵青脆的佩环响声,水蓝色的窗帘呼啦啦地卷动,透下的阳光斑斑驳驳,卷起的窗帘后赫然站着一位小巧的白色古人。//,仿佛受不了阳光的刺目,执起团扇挡在额前,腕上银质的手镯玎珰作响,轻轻翘动着的脚上似掉非掉地挂着一只白素麻鞋,微微一笑,慵懒地享受久违的阳光。
,带起的风吹拂着裙角上扬
“嗯…”梦中的少女叮咛一声,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迷蒙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模糊的白,眼睑煽动,渐渐聚焦在穿白色古裳的女孩儿身上。
放空的女孩转眸,“你终于醒了。”收回圆扇一笑。
??
少女紧皱着眉头,疑惑着张口,“咳……你,你是谁?”
“我,自然就是我而已。”
“这里……是哪儿?”
“梦。是你的梦”
少女一愣,“我...我在自己的梦里?”
别骗人了,我怎么可能醒在自己的梦里!
噢?女孩摇了摇头,却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醒着的你是你/活着,梦中的你就不是了吗?
呃。。。少女词穷。
女孩又问:那么醒着和梦着有什么区别呢?。”
白衣女孩淡淡一笑,走到少女面前,伸出食指点在少女额头,“所以我是谁,这里是哪儿,有那么重要吗?”
少女抓住女孩的指尖,争辩,“不,这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古有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不过须臾一刻便可度过一世,醒来时却还是蒸黍未熟,触类如故  可你不也是已经度过了你一种人生的一生一世? 可见活着不也岂其梦寐也?所以,现在重要的不是我是谁,而是是你是谁,你所认为活着的你,究竟是你,还是谁的梦吗?
少女惊恐的双眼登时一亮,震惊的抓着桌子边缘不敢相信,这种逻辑推论,我是谁?是谁的梦?可笑!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少女几步走到白衣女孩面前直视着她,“不要骗人了!什么我是谁我是梦的!胡说八道什么!”
“你不相信?”女孩挑眉,以扇代手,指向少女身后“你看。”
少女猛然转头,却赫然发现自己这半边已经不是教室中了,她急忙回头寻找古装女孩,却发现哪里还有她的痕迹,而自己完完全全地暴露在天台上,多重打击之下,少女呼吸变得急速,不知所措。

除了少女四下无人,却不知哪里传来的声音。“梦里的你是你,做梦的你就不是是你了吗?,你现在在梦里活着,没有梦就没有你,而没有你就没有这个梦。你说——是你诞生了梦,还是梦诞生了你?”女孩不给少女反驳的机会,直勾勾地盯着少女的眼睛👀,一步步向前,压迫着她的心脏。“你醒之后,你的梦就碎了,梦中的你死了,那梦外的你还活着吗?亦或是,梦外的你早在你做梦的时候就不是你了,那个做梦的你,那个醒来的你又是谁!?你说,现在的你到底是你?还是你的梦呢?/还是别人的梦吗?”
      (一整段重新整合后移到惊醒前,)

“你在害怕?”
白色女孩朦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瑟瑟发抖的少女转头发现她在自己的身后几块砖的距离,举着一把格格不入的油纸伞,女孩缓缓伸手在伞沿下接下几滴落雨,透过薄薄的雨幕霏烟凝视少女,奇怪的是,放眼望去偌大的天台四面晴朗温暖,只有女孩四周的地上像是被雨水淋湿💦降落,。(或者换成花瓣也可以,反正我有假花瓣)
“你到底是人是鬼?”声音有些颤抖。
“我,只是我而已。这里是你的梦。”
“别…别骗人了,梦都是假的!”
梦,都是从你的心里来。在你的心里,你早已不是你自己的样子了。白衣女孩的声音从屋子的各个角落传来,容不得少女不听。
那我到底是谁!
我,就是你…

“啪嗒”一声响。镜子终于落到了地上。
女孩猛然从桌上惊醒,课本上的题还停留在刚刚铅笔断掉的那一问,电子时钟的表也恢复了跳跃,女孩惊讶地伸出自己的双手反复查看,手上的银镯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常年握笔的形成薄茧,白色的,古色古香的衣服也已经替换成了藏青色的水手服,女孩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拾起掉在地上的小镜子,小心翼翼的转过镜面看了过去,只一眼就不可思议捂住了自己的脸轻轻颤抖,那分明是藏青色水手服少女在梦中遇到地那个女孩的模样!
男生像是看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低头询问着女孩“怎么了?睡一觉把你睡傻了?懒猪,今天就写对了两道题!我昨天是怎么教…”女孩震惊着看着并未发现任何不妥的男孩,脑海中浮现着梦中自己与少女最后的对话,女孩的躯体颤抖着,心中不断地询问着自己:你(我)是谁…

她没看见的是,在她背后不远的位置,那个水手服的少女,正穿着那件白色的,古色古香的衣服,面带微笑静静地在不远处看着她……

什么是梦,什么是醒?她和她,又是谁梦到了谁?
所以
庄周和蝴蝶,庄生晓梦迷蝴蝶
你说,谁是庄周,谁是蝴蝶?
那么,你又是谁?还是谁的梦?

(半脸拼接,   少女身边有无数只手在她脸庞呈各种状态,想要抚摸她,想要抓紧她的衣角,  少女闭着眼躺在女孩胸腹处,古风女孩看着镜头双手抚摸着她的脸。)

好吧ヽ(  ̄д ̄;)ノ好吧ヽ(  ̄д ̄;)ノ,我永远不知道怎么结尾……第一句有感觉但是文字写出来不对,我不如直接用文字游戏她她她来玩如何?第二句直接套这个庄生晓梦迷蝴蝶太突兀,第三句……你怎么看?

剩下的就是。。。。。草稿。。
梦之一隅,沧海可一粟,一念可万年。在梦里的时间长了又短,故事旧了又新,人进来了又走
“人生之适,亦如是矣。”  蚁聚何殊?一枕黄粱,终是虚无。
种逻辑推论谁能这么大动静搬动自己还不惊醒自己呢!?谁能这么大动静搬动自己还不惊醒自己呢!?重要的是你是谁,还是谁的梦吗?

急忙坐起身来,惊讶地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连桌带人已经被人搬到了天台之上。少女震惊的抓着桌子边缘不敢相信,
你从哪来?
我自你心中而来……
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你…
我从天上来…/我从过往中来……

不知道能看到不该看到的吗……

就是猫咪🐱せんせい的表情太狰狞刚好我是把它放在洗衣机里搅拌着洗……太应景了……


《玉生烟》第一章暂定稿…( •̀∀•́ )

最近有好长一段时间,因为手机内存老是不够用,所以LOFTER老是被我删掉,等卡得不行了再恢复出场设置下回来……我又回归啦

因为想和宁子出一个古装,文案在胸,碰巧看了中秋特辑有了脑洞更加清晰,就下笔了,当时名字和主人公的名字(原宁、易雯)都没确切定下来,又碰巧听了《玉生烟》,大致铺垫和一些小细节就更加清晰,因此算是巧合中诞生的文字了

初遇(一)

上元佳节,夜晚被渲染上一层暧昧的颜色,夜景也在一片朦胧中变得不再漆黑,阴冷。鼎沸的人声将整个夜华点燃,喧嚣,糜烂,沉醉。繁华热闹的勾栏,将其点缀成不夜之城。

然而却有人不同于其中。她晕在一片片深浅不一的烛光里,就这么静静地望着对面香囊摊铺前驻足挑选的妙龄少女,身边游走着各色叫卖吆喝的小贩,她皆是充耳不闻。头顶的一串铃兰随着摇曳的风轻吟,细长的远山黛微微蹙起,打着不和谐的结,似笑不笑的嘴角,轻轻咬着的唇瓣,映在烛火下并不明朗的赫然,这样一幅可人儿,若不是氲了水的秀目打着圈儿的反着光亮,说是画圣萧涵子刚画好的画作挂在这里也不会让人起疑。

“原玉。”珠唇一动,她轻轻咬出两个字,荡了水的眸子像玻璃纹的玉山石漾漾闪闪,话尾带着殷红的唇色和小小的恨意,洒在喧嚷的勾栏集市上,消碎在万人行走的夜路上。

香烟一阵,缕缕飘弥。

“快来看,快来看,采诗集就剩下南城阵营的李家,和北城阵营的原家、易家,这三家绣眷了,那李家绣眷的诗词这么妙,易家绣眷怕是对不上来了!”

“诶,这易家不是住在南城,怎么叫给分到北城阵营了。”

“哎呀,你不知道,这易家绣眷漠视闺礼,处事不羁得罪了……”剩下那句“这南边的大人物”被没在拥挤的人群中。

蓟州十府的采诗集会已是传了几百年的一个传统,各府选出一两位诗词文集功底俱佳的闺阁绣眷前来参加,彼此切磋一下文笔。可经年流时,本是友谊第一的诗词交流会,早已演变成南城五府和北城五府之间的暗流较量,表面上蓟州十府和和气气,姊妹相称,暗地里南北阵营刀光剑影,两相拼杀。

而在这蓟州云飘雾绕的虞山上,里三圈外三圈的围着轻衫儒雅的诗词闲散,珠钗头凤的福衣绘锦,稚角青蓬的各色仆眷,琳琳琅琅,满目颜色。正中心的洵风亭中,除了几位闺阁绣眷外,还有几位年岁甚高的胡须长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亭中石桌旁的两位玲珑绘衣和两幅墨宝上,其中一副空白,另一副书“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而一个白衣墨绘的绣眷正攀倚在近十米的石桌上,素光白锦的广袖上还沾着未干的墨迹,葱白玉手握着并州的长白小狼毫,敲敲桌沿,薄唇一撅,毫无形象。而她身侧莺红月白的兰香绣眷,笼着右身长袖,磨着徽州沉香墨,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人儿,只见那无视礼数的水墨绣眷终于提笔沾墨,白袖掠过砚台而不自知,又沾起了墨花水渍印在了通州宣纸上,眨眼间,染花了一角的宣纸上便多了几行隽秀的篆书,嘴上还吟着“李家姐姐用李白的《望天门山》拆诗成词,囡囡也需得是拆词组诗来对,这可难住囡囡了,想必原家姐姐早就想好了,可不巧上局是姐姐对诗,这局轮到囡囡了,原姐姐可要帮我提提,李家姐姐的题本来就难,若是让州府长老捉了错去输了对诗,到头来可还是怨囡囡了。”

原宁放下手中的沉香墨

听到这句,最有威望的州府长老清嗓一笑,“咳咳,就属你嘴上不饶人!”豁了的牙口说话灌风,瓮声瓮气,惹得众人想笑又不敢笑,好生有趣。原宁放下手中的沉香墨,展一展褶皱的月白长袖,沉眸看着身前小小的易家绣眷低头认真的书写,一牵嘴角,心道,这易家绣眷本是南城五府的人,不知得罪了谁竟被南城排挤,踢到我们北城阵营来。南北素来不和,南城人被分到北城自然是被怀疑不怀好意要被打压欺负的,若不是这最后只剩我俩,压了她这么久又怎肯让她出场对诗呢。自己城不要,北城不采,原宁稍稍为这易家独女惋惜起来。听说她为人处世颇为直爽,因着父母宠爱,颇不受深闺礼数,行为便怪诞乖张些,也不知这诗词歌赋的功力如何?

几位州府长老颤巍巍地走近,看了一眼石桌墨宝,又看了一眼李家绣眷轻轻摇摇头,叹道“李家囡囡拆的是李白《望天门山》,众生已经看过了,易家囡囡拆的这……这拆的是易安居士《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水墨绣眷丢下小狼毫,蹦下石凳,可算是规规矩矩地福了一福“囡囡不才,学不得李家姐姐诗改词,词改诗的巧夺天工。只得偷改断句,词重做词。若是李家姐姐觉得不合,还烦请姐姐再做一首,囡囡重新来对。”

李家三小姐猛然一僵,旋即收回那瞪大眼眸的怔楞。她已是被逼得山穷水尽,无奈之下,这才把早先高价买断的这首诗改词搬上桌面,只盼能侥幸埋过州府长老们,既已技穷又哪里有能力再做一首?可别是叫她发现了弄虚作假之事,不可能,没有人会知道……

这李家绣眷因着做假诗之事提心吊胆而胡思乱想,却不想现场真有一二数接触面甚广的人家是知道这首从无名文人手中买断的诗,其中就包括最年长的州府长老和蓟州首府原家的绣眷。

而这易家绣眷,确实对此事一无所知,只怕是早就料定了李家绣眷的功底已尽,再没有能力去新做一首,便事先把州府长老和李家绣眷捧高。这样如若是自己对出来,也不至于让李家跌破脸面,压得南城抬不起头,毕竟她是南城人采诗集后还是要回南城生活。而要是真没对出来的话,她也能捞得个“李家绣眷诗艺才能确实登峰造极,囡囡不可比”的台子下。

原宁心下了然,轻轻一笑“:长老快别听她胡言,众姐妹绣眷文采卓楚,可即便如此应对一天也是颇为疲累,何况天色也开始向西,还是早早判决地好。”

州府长老点点头。“既然如此,容我们众长老商对一下。”

原宁看着这两幅诗词重拆,易家将词重新断句成短句四言,乍看成诗,又没跳出词的结尾。可赞为诗中有词词中有诗,也可诋为不伦不类,班门套弄。原宁知道,这词虽然乍看新颖奇巧,却是来得仓促,细推敲下还是破绽百出。

但是李家绣眷拿的是她亲手买来的诗词,在采诗集作假欺骗众人,还被长老看破。只要这一条,南城就败了。

看着围成一圈的长老们花白长须抖抖,气定神闲地商讨好结果,转身直面众绘眷。

原宁心道,这一场,赢了。

①囡囡:囡本是上海话,指小孩子,本文借来用于女孩子称呼自己的谦称,长者做爱称称呼女孩子。

②绣眷:绣,女工,眷,家眷女眷。绣眷,用作称呼大家小姐,或是姑娘等。

③绘衣:绘,绘画,彩绘。绘衣,指女孩身上漂亮的衣服,大氅,夹衣,褙子等。

④“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来源于网络上。

⑤“常记溪亭,日暮沉醉……”:拙作,哪哪都是破绽。

⑥《玉生烟》:灵感来源于304大太太类似于明代风格的古代衣服拍摄,暧昧于爱情,灵感突现,正好稿子写着写着的时候在听七朵的“玉生烟”,很合适,就把二者结合,定了名字《玉生烟》,把女主原宁易雯的化名定位原玉易烟。歌词也结合了一些用进文章。初灵感在10月初,并于10月初开稿,10月7号搬到手机,11月WPS漫游不尽人事,第一章初稿丢失,凭感觉和手稿重写今天第一章完结。

易烟因为是南城分到北城阵营,一直没让出来对题,直到最后剩下原宁和易烟。

南城人被分到北城阵营自然是被打压排挤,自己城不要,北城不采,原宁稍稍为这易家独女惋惜起来。听说她为人处世颇为直爽,因着父母宠爱,颇不受深闺礼数,行为便怪诞乖张些,也不知这诗词歌赋的功力如何?

初语(二)

果然,州府长老判定易家获胜,至此南输北赢的最终结局落定,本该稀稀落落散去的人们,却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人群一时躁动了起来,围在外圈的人头起起落落,全都想亲眼见识一下原、易两家绘眷的风采。

“巴巴巴巴巴巴巴巴……加赛两轮。”州府长老的长须随着话音振动。

本来,本来只要有一方阵营赢了,是不用加试的,可今年碰巧与选秀同年。一州府选出一位品行才艺双全的绘眷入选。因此采诗集就成了最正规的选秀大赛

两人比赛,原宁感慨期待迎接爱情,易烟作诗气走长老,吃石榴子。一吃就把自己吃进了原宁的心里。

初识(三)

易烟回头一怔愣,这一眼,就把世界望穿,把原宁楞到了心里。




如果她们是错误,她(原宁)已经错了,她不介意再错的久一点,至少,她(原宁)愿意久一点。而她(易烟)呢?

她(易烟)怎么忘了,她(原宁)是玉,温稳而润的表面下,是出乎意料的强硬,却又在意料之中,是一颗宁为玉碎的心。

而她(易烟)只是一缕烟眷眷,风一吹便消散,再无踪影。

她(原宁)终于要抛开自己了吗?到底是空一缕余烟在此,血泪痕深,茜裙香冷,粉面春回。桃杏色十分可喜,冰霜心一片难移。何处长笛?

呵呵呵,到底是我的错还是她的错,我们到底是谁困住了谁?

她(易烟)到底,爱的是哪个她(原宁)?她(原宁)的温良蕙质?她不为人知的坚毅?还是当年那个夕亭中脸带红晕羞涩囊中的她?她已经不知道了,她已经忘却了,她已经不想记得了。如果她们是错误,她(易烟)已经错了,她不介意再错的久一点,至少,她愿意久一点。而她(原宁)呢?

第一结,南城为难,原宁出手相救,定情。

第二劫,易烟为人处世手段凉薄,原宁误             会,误会解除,易烟深陷。

第三劫,父母阻拦,原宁被上报州府,原宁誓死不从,被层层为难虐心。易烟也有反抗

第四劫,后妃钦定,易烟不屈,原宁被百般阻挠,打压屈服。痛心不已为难抉择,

第五劫,生死劫,原宁无奈,易烟大病吐血,终在原宁进宫前日服毒。

“阿宁,若有来世,愿你我不复相见。”

“诶,宁子,你看这有一把鱼骨梳子好漂亮啊!”

前世部分全剧终

看着她在长者面前激动雀跃自己不能,恨不得要飞上天去的模样,惹得自己甚是无奈而众人又是欢声笑语笑骂不得,岂料一转眼背身,她却早已卸下高起的嘴角,半眯着双眼困倦不已,眉间眼梢哪里还有刚才嬉笑逗乐的样子,原宁震惊,联想往日种种,难道她对我也是当面一笑,其实内里觉得甚是无聊,甚至,甚至只是玩乐我罢!这样一想,眼角不由得一红,连质问易烟的勇气都没了。巴拉巴拉啦吧啦……易烟感觉到了……啥啥啥吧啦巴拉巴拉的。易烟一叹,双手捧起原宁的脸,察觉到原宁的抗拒,加重力度抬起直视着她的婆娑的泪眼,阿宁,戏如人生,可切莫叫你的人生也如同我一般可做戏文唱腔,我对你是真也罢是假也罢,倘若你心里作疑,便是将我这些月的付出都做一纸戏文唱给他人听罢!以后茶余饭后,你也可沏春江龙井,摆时鲜瓜果,听听他人是如何对我的戏唏嘘不已,评头论足!原宁听得一愣,连泪都忘了流下,定定地看着易烟凝重的脸色。“”

终究是化去了,经此一结,易烟全军覆没在原宁与自己的爱情中。


易烟扶腰,原宁腰痛,易烟用“小郎君”来取笑。




她困住她,仗着自己油嘴滑舌行事风流用言语调戏,看着比自己稍高的她两颊通红羞涩囊中,在自己怀中微缩成一团倚靠在门上。不由得心神一荡。却不料一个反转,易烟反应过来时只看见白袂如果花瓣从眼前旋转,转眼自己竟然被原宁反扑到墙上,红的像是要滴出血的脸埋在自己的脖颈间,滚烫滚烫,就连呼吸都是滚烫滚烫,有什么默默地项间燃烧。易烟一下子心疼起来,安静又甜蜜,她伸手抱住她,紧紧又温暖,微翘的嘴角轻轻蹭了蹭原宁的鬓角,看似毫不留意地印下一轻啄。到底是我被吃得死死的,外人只道我是燎原火,她是石中花,却不知晓燎原无风不立,石花破壁而开。剖开来看,我只是火上蒸腾的浊烟,而她层层花瓣下是一把坚韧的心刀,大不了玉石俱焚的温润玉刀。

让我小小地歪歪下。,,,。如果我有编辑。。。如果我有编辑看到这样的原稿是不是要被气死。。。看不懂啊看不懂。。。。开工啦


然后我取个什么名字好累……干脆就叫玉生烟好了……

又开了个脑洞。。。。来源于304的两位大太太的中秋贺图。

关于多明和小才的贺图那个脑洞容我再想想

[cp]@跳跳说怪眠的轮回是蓝色的leaves: 回复@卖火柴的宁子_现已加入全职套餐:

她本是原家二小姐,知书达理温婉贤良

她本是易府独生女,玩世不恭随心所欲

一个,是斑斓无瑕,触水升温 一个,是玉心生烟,本性玲珑

怎奈何,却是血书溅,良缘藏,夕亭湖在,人殒消……

“阿宁,若有来世,愿你我不复相见。” 


“诶,宁子你看,这梳子好特别啊~~”[/cp]


总感觉……今夜注定无眠了(╯▽╰)听七朵的《玉生烟》开文去!


灵凋(分裂的真相?)

  “话不能这么说,文可。”

   文雯道,“其实平心想想,白雪说的没错。”

   文可瞪着一双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姐姐,竟然在这个时候还向着她说话。“她总说她最苦,表达着她受委屈。难道这一路上我们大家都不苦不委屈吗?这一路的生生死死大家都经历过来了。她说她没有父母的痛楚,那木林、之奇两兄弟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她说小瑞的死她也痛苦难过,她内疚灵凤、凤仪两姐妹恨她瞒着小瑞是她们亲妹妹,可她再痛苦也掩盖不了这件事这错误是她造成的事实!”

   文雯一愣,文可却怒上心头像打开了阀门遏止不住“金语丹的事,菁儿的事,蓝贝的事,独孤大侠的事,哪一件不是和她有关?又有哪一件不是她和她娘楼允造成的!竟然为了还没有谱的事要杀掉独孤大侠尚未出世的遗腹子!甚至强迫锦悦城城主金渝立下五毒誓言坚决不允许金语丹学医只为保住她徐白雪是不可抛弃的神医地位!这世界上还有比她们母女更狠心的人嘛?!”

  “可我的命是她给的。”文雯盯着文可,一动不动。蓝贝立马接上“还有我。”

  “她说的难道有错吗?”文雯环视大家,“她若是情绪失控大可扔下青蔓草就走,绝不留情,何必留下对她如此重要的冰心剑,留意大局?”

   “她不过是…”

   “难道她会回来,她是想说会等着我们解决问题商量好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避免大家的不信任,又可以安全进行合璧?”木林不可置信地看着文雯又看看之奇,无法相信在这种一边倒集体排斥怀疑她的情形下,绝望无助的白雪竟然只是想怎么将合璧的计划进行下去。

   “这难道还不够吗?她说的话放在我们任何一个人身上不都是这样?她顶着一切的不如意和怨恨,把负面影响全集中在自己身上,有多少次是她顶着危险毅然决然走在我们前面直面敌人,不顾生命危险为我们治疗?她的所有准则都是不择一切手段完成我们合璧的大计。文可你说她的痛苦我们也一样体验着,她没有资格也没有比我们更痛,可人遭受变故后痛不痛苦不是看事件的恶劣程度,而是看接受变故的人的心质如何,去面对和接纳这些。同样的石子砸向地面可能没什么效果,砸向水面却可以砸出水花。清风拂地未见地动,拂水却起涟漪。白雪的心就像那纳百川的海,胸襟宽广有容乃大,可在大海深处却是极黑压力极大的角落,海有多大白雪的胸怀就有多大,可同样海有多深,她的心就有多深想的就会有多多,深海之中有多黑,她的压力她的内心空洞她的恐惧她的黑暗不就会有深海一样的多吗?再容纳百川的海,也会有如同台风过境海面投弹一般的心理状况,也会激起千层巨浪,波涛澎湃。可白雪哪怕有一次说过她的恐惧不安和她的内心深处波澜起伏的吗?!”文雯的话语一字字的敲着众人的心弦,到最后她甚至无法控制自己发抖的身体一步一步走到文可身前让自己直面她,直面一切对白雪的怀疑,直直地看进文可褐色的瞳眸中自己那副坚定却因为所说的话而发颤的躯体。

   文可也直面着文雯,看着她最亲近最喜欢的姐姐为了一个欺骗了伤害了七剑众人的鬼医,与自己对立。看着她颤抖却坚定的身体让文可不禁想问问姐姐,她在害怕什么?可自己不也是一样的害怕吗?害怕白雪真的是那样一个虚伪的人,害怕与姐姐的对立争吵,更害怕七剑从此四分五裂无法合璧。

  “她能像事情表面看起来一样虚伪和阴险吗?”之奇第一个松了口,或许从一开始他的怀疑就没有多大分量,“终归终究,她是我们的徐白雪。青蔓草的主人,七剑合璧不可缺少的人。她是我们的人。”

  “她身上背着大河村与我们和乐镇近千条人命,我不会放她逃跑,直到合璧打倒敌人。”奇贝咬了咬牙,像是从牙缝中挤出了这几个字,表了态。

   众人内心都如同烧开的沸水,五味杂陈。风轻飘飘地吹起了衣角,歌着什么,诉着什么,说着道不清的内心。

  

空两个字

薛采月,金裕金羽金钰,木槿,欧琳,穆林,

温雯雯,闻雯

沈文君,竹可


寻找意境


各种富有感觉和意境的截图。


时间的波澜壮阔抵挡不住世界的潮起潮落,

当年的海誓山盟堵住了如今的岁月如梭,


人生难得相逢,据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今朝一夕,而我们于青春开始时相遇,当时正好时相识,相知,相伴,幸得几回头?


蜂蜜与四叶草


幸福